陈玮这几天不是去人才市场就是去职介中心
2021-01-04 07:0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陈玮是无锡一家饭店的经理,春节期间好几个厨师、服务员回家后就没有再来,一下子让他觉得节后人手特别紧张。“一到就餐高峰时间,办公室文员都要到前场去端盘子。”为了尽快招到人手,陈玮这几天不是去人才市场就是去职介中心,一圈兜下来他发现:“涨工资”成了招工难的第一道门槛。

应聘者少观望者多

“到我这里当员工,天天有海鲜吃,滩涂边还有美丽的日出和晚霞,可大学生就是不愿来。”

“去年签的服务员,一个月在2400到2600元,今年没有3000元拿不下来。”陈玮说店里原本核算的人力成本是厨师5000元,服务员2800元,但现在看行情不加就招不到人。“每年上涨的店租、物料成本、食材成本已让我们捉襟见肘,人工再涨,我们确实有点吃不消。”陈玮说。

“这几天岗位的对接率基本徘徊在10%左右。”南京安德门民工市场办公室主任袁亮说,现在还是应聘的人少,观望的多。

从“找饭碗”到“寻发展”

这几天宁波慈溪的水产老板施建忠很纳闷。作为一家渔业专业合作社的老板,他急于招聘一个帮助日常管理的办公室文员,2500元月薪,包吃住还有提成和奖金,几天下来却始终招不到人。

从各地的招聘市场不难发现,遭遇招工难的大多是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。

为了招揽大学生,施建忠开出的条件不算低,甚至比当地银行新职员的待遇还要高出一截,可几天下来却问津者寥寥。“做好做差,一年5万元总有的。”如此年收入却无人问津,这让他挺不是滋味。

施建忠遭遇的正是长三角地区节后最大一波招工难浪潮。在众多面临招聘困境的老板中,他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缩影。

同样在南京,一家餐饮企业老板也坦言“四五天,就愣是没招到一个工。”求职者除了对薪资要求有所期望外,劳动强度、工作环境,上班时间等都是他们关心的。

为了缓解招工难,不少企业在薪资之外做起文章,比如提供更多的福利,改善职工居住环境等,“用温情留人”正成为企业招工的又一法宝。不过专家提醒说,与以往进城求职“找饭碗”不同的是,现如今更多的求职者是“寻发展”,企业还应从自身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出发,才是破解招工难的关键

施建忠的渔业专业合作社在慈溪算是响当当的,每年营业额有3000多万元。规模做到了一定程度,发展的路子就要变一变。最近他想得最多的,就是要把合作社推向互联网,在电商大军中试水卖水产。“我特别需要一个在管理、营销上有想法的大学生,帮我一起做大合作社。”

几天下来问津者寥寥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ux000.com陕西省商州市主有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ux000.com版权所有